? 年方二十,死国可乎?——新民学会旧址参观心得-365体育分析_日博体育365ok_365体育投注走地盘 365体育分析_日博体育365ok_365体育投注走地盘
年方二十,死国可乎?——新民学会旧址参观心得
  • [日期:2019年05月27日 15:55]
  • 来源:粉冶院
  • 作者:刘东霖
  • 阅读:次

年方二十,死国可乎?

端详着那些旧日残留的墨迹,耳畔回荡着如是一句。

方才耳畔萦纡呼声阵阵,蓦然回首,我已踏过历史的河,置身彼岸。方才我还分明听到这一亩三分地里传来的风雨声,还有枪炮声锣鼓喧天,盖过其而来的是呼声,读书声,讨论与辩驳,是革命与思想。走出这一亩三分的旧居,走出这一亩三分的旧址,一切光景寂归于历史,神游出来的我俨然如历史中走出的活人。

这里不算奢华,不如说是一穷二白。但是在这里,从二十一人到七八十人,包括毛泽东,蔡和森等人,悄然于此酝酿了伟大的革命思想,并在日后点燃了星火,而偏偏星火足以燎原。

在上个世纪那个用尽一身力气只为活着的年代里,他们的精神异样活跃,像是黑洞,无休止近乎贪婪地攫取知识,从西伯利亚到英吉利海峡,一海之隔的日本到大洋彼岸的美利坚,遍布他们的足迹,充斥着求知,救危图存的足迹。

同时这些人在五四运动中担当主心骨振臂疾呼,也是这些人组织驱逐了军阀张敬尧。

这些人岁同你我。

邹鼎丞,1919年殁于法国求学路上,时年25岁。

这些人行走在生死线上。

罗学瓒,1930年在长沙英勇牺牲,时年34岁。

陈昌,1930年在长沙英勇牺牲,时年36岁。

名单越拉越长,心情越念越沉。

这尚且是我记住的,还有更多,甚至姓名都已不可考的。他们起身,年轻时奔跑着追求真理,满怀热忱如同你我——却溘死于路上,有的人甚至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响,还没有碰到知识,这断然令人不甘,不甘到了怀抱恨意的地步。那个时代的人想要站起来,未免过于严苛了。

甘心的人也好,不甘心的人也罢。牺牲的人也好,还活着的人也罢。

砍头不要紧,只要主义真。死了夏明翰,还有后来人。

那时他也只有28岁。

原来如此。哪怕年轻,哪怕牺牲。在这条正确的大路上,没有什么牺牲会白费。

不要犹豫,不要停止思考,不要放弃。

事到如今的我们大抵也该从旷日持久的安逸里走出来了,否则还要等到什么时候?等白了须发,等着有一天开始燃烧,发光放热,倾尽人生所学可却垂垂老矣!仅余一点炳烛之明,只留下更多虚度光阴的悔恨。

已经是时候了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,有一份热便发一份光,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中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我又愿中国青年都只是向上走。

年既二十,死国可矣。


友情链接